重行乐

负心汉黑和怨妇卷7.0

人物性格ooc

每章换标题系列

与真人完全无关

第二天一早,大臣甲匆匆来访。
“国王,请看。”大臣甲恭敬地递上一份报告。
国王黑接过报告翻了翻,越往下看眉头皱的越紧。到最后,他狠狠地把报告摔在桌子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禀告国王,起初谁也没注意这件事,毕竟失踪的人只是少数,因为我国的子民都比较好斗,知道死了还能复活就不会在意。可是这几个月累计起来死的人已经上百,现在依然没有他们复活的消息,我察觉到不对,所以立刻来禀告您。”大臣甲说。
国王黑头疼地捏了捏眉心:“不管他们能不能复活,总之国内先禁止打架斗殴,否则……”
“否则?”
“否则就裸奔跑马拉松!”
“这……国王你真是太英明了!”大臣甲兴奋地拍手叫好。
“……你先退下吧。”国王黑眼不见心为净。
等大臣甲走了之后,卷毛见国王黑的脸色阴沉,不由得问:“怎么了?”
“恐怕我们死了之后就不能复活了。”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可以无限复活的。”作为掌管生命的前创世神,卷毛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你自己看吧。”国王黑把报告扔给他。
卷毛翻开看了几眼:“怎么会这样!”
“我记着……有个叫直白的是现任创世神?”
“哦,是上次那个长的跟你很像的那个人吧。”
“你有没有办法找到他?”
“mr给了我一个水晶球,可以看见任何想看的东西。”卷毛拿出水晶球递给他。
“哦?”国王黑不知想到了什么,奇怪地看了卷毛一眼。
“哎,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偷窥狂。”最多只是观察你而已。
“哼。”国王黑没说什么,他拿过水晶球,想象着直白的样子,水晶球里渐渐显示出画面。
“什么鬼!”国王黑目瞪口呆。
“怎么了?”卷毛好奇地看了一眼:“我靠!”
只见水晶球里,直白正坐在一个卷发男人腿上和他吻的热火朝天。
国王黑与卷毛面面相觑,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唔……放……先放开……”直白气喘吁吁地推开卷发男人。
当国王黑和卷毛看到卷发男人的脸时,惊讶地下巴都差点掉了。
那个男人,竟然长的和卷毛一毛一样!!!
除了气质……
“似乎有人在看我们呢。”直白轻轻地眨了下眼睛。
“谁!”卷发男人抱住直白,锐利的眼睛扫向周围。
“笨蛋,他们不在这里。”直白手一挥,一个半大的显示屏浮空出现,里面出现的正是国王黑和卷毛。
“咳……你们能听得见吗?”卷毛看着水晶球里的俩人。
“当然。”直白笑眯眯地。
卷发男人阴沉沉地看着国王黑和卷毛,满脸不悦。
“你们找我什么事呢?”直白主动问道。
“我们国家的人不断死亡,却不能复活,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国王黑说。
“嘻嘻嘻……当然是我禁止你们国家的人复活啊。”直白说的理所当然。
“为什么!”
“呵,因为不久后,我的黎明帝国将要攻陷你们的黑龙帝国。”卷发男人说。
“纳尼!你们吃饱了没事干干嘛来打我的国家,还有你是什么人?”
“呵,我是黎明帝国的国王葛锐。至于为什么攻打你们,当然是因为我们国家需要扩张领土咯。”葛锐轻抚着直白柔软的呆毛慢条斯理地说。
“所以直白你这是站在他那边咯。”国王黑了然。
直白点头:“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你这样做绝对不行,贸然干扰人间秩序会打破所有的平衡,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影响。”卷毛非常严肃。
“那又怎样?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没什么能阻止我。就算世界毁灭了,大不了所有人都一起陪葬呗。”直白一脸天真无邪地说着骇人听闻的话。
“你简直……”卷毛气的直跳脚。忽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你把mr怎么样了!”
“他呀……”直白歪着脑袋想了想:“似乎被我关起来了,哎呀,我都忘了把他放出来。嘻嘻……反正他也是创世神,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赶紧把他放出来!”
“放是可以放,不过要等到我们攻陷了你们的国家之后再放。”葛锐面无表情地说。
直白在一旁附和点头:“听你的。”
“话说,这场战争怎么看都是你们赢,我现在投降的话能不能不打了?”国王黑玩笑似的说。
葛锐摩挲着下巴,想了半会后笑得十分怪异:“如果你们不战而败,我反而没有兴趣了,不过我不介意让你们国家成为无人之境。”
“看来无论怎样,我们国都是吃亏的那一方。”国王黑似笑非笑地看着俩人:“不过我纯黑可没那么容易认输,不到最后,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这一刻的他,神情严肃,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他绿眸中充满着自信,整个人都耀眼起来。
“我也会跟你并肩作战的。”卷毛握住国王黑的手。
国王黑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任由手停留在他的掌心。
“哇,你们也太纯情了,牵个手而已,干嘛脸红成那样。”直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唤着。
国王黑和卷毛互相看了一眼,果然对方都已经处于脸红状态。
国王黑窘迫地想把手抽回来,可这次卷毛没有放手,而是牢牢地禁锢住他的:“别怕,有我呢。”
国王黑咬着下唇,硬着头皮没把手给抽回来。对方火热的温度透过手心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几乎让他站不住。
“哈哈哈……你们真是太有趣了。”直白埋在葛锐的肩头大笑。
“阿锐,我们不要让他们那么早死好不好。”直白撒娇道。
“小白高兴就好。”葛锐摸摸直白的脑袋。
“这场战争虽然不公平,但小白就只是让我们可以无限复活而已,其他的我们就战场上见真章吧。”
“太不要脸了。”国王黑嗤笑。
“废话少说,战场上见。”葛锐立下战书。
水晶球里顿时没了那俩人的身影。
“还是先看看mr吧。”卷毛盯着水晶球说。
只见水晶球里一片耀眼的白,许久之后才渐渐有了色彩。而mr正坐在一大堆美食面前大快朵颐。
“mr,你还真有心情吃东西。”
mr挑眉,看着屏幕里的俩人:“唉……现在不吃,以后就没得吃了,死也得做个饱死鬼。”
“不要那么悲观吧。”
“不是我悲观,直白那个小鬼头实在太任性了,这个世界毁灭也是迟早的事。”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我好着呢,就是出不去而已。”
“那行,你慢慢吃,我就不陪你聊了。世界是不会毁灭的!”
“得,别乱立flag。”
mr的身影消失在水晶球内。
“现在怎么办?”卷毛问。
“加紧战事演习,密切注意边境活动。”国王黑眼睛里幽暗一片。
几天后,边境线上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冲突。本来是很小的事,结果愈演愈烈。
人民冲突发展成国家矛盾,战争就开始了。
“葛锐那家伙还真会找事,我们先下手为强,反正是他们理亏。”国王黑慢悠悠地晃动着高脚杯里鲜红的液体。
“可我们迟早会败啊。”卷毛忧心忡忡。
“卷毛,我说过不到最后绝对不可以认输。”国王黑紧紧盯着他:“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怎么还可以抱着这种不战而败的态度呢。”
听到他说"你是我的人",卷毛心里喜滋滋的,这家伙,总算变相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国王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他轻咳一声:“咳,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骑士,我没认输你更加不能认输。”
“是,我会牢牢记得你的教诲。”卷毛微笑着说。
有战争必定有死亡,当死亡人数越来越高却不见复活,战士们也开始恐慌了。他们之前那么拼命是因为不惧怕死亡,可现在就只有一条命,谁不会珍惜。
“早就知道会这样。”国王黑无奈地揉捏着眉心,忽然太阳穴一暖,只见卷毛正站在他身后仔细为自己按压着太阳穴。
国王黑闭上眼,放任自己靠倒在他身上。
“之前我就不想当国王,可我没有任性的权力。”
不由得想起了直白,那家伙才是真正的任性,关键是还有个人宠他陪他一起任性。
“你以前倒是挺任性的。”卷毛笑着说。
“看来我是把任性的权力用光了啊。”国王黑轻笑一声:“我决定去前线。”
“纳尼?!你不要命啦!”卷毛惊愕地看着他。
“我当然要命,反正就这样说定了,后天我就启程。”
当消息传出去后,众大臣竭力反对。
国王黑充耳不闻:“我不去的话,难道要我坐等黎明帝国攻城?”
众大臣闹了一日,国王黑还是坐军用飞机出发了,随行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一个顶俩不是问题。
不过,再厉害也抵不过黎明帝国的不死军团吧。
到达前线时,只见地面满目苍痍。
国王黑默默地下了飞机,远眺着硝烟弥漫的战场。
卷毛一反常态地没有站在他身边,而是默默地退后了几步。国王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后,干脆专心听甲司令分析前线战况。
“总之,我军信心受挫,军心不稳,再这样下去……”
“甲司令,我要听的不是这种话,如果连你都认为会输,那你让战士们怎么想?啊,我们反正都是输,干脆不打了,反正都要死……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这场战争不打也输。”国王黑瞪了甲司令一眼。
“召集将士们,我有话要说。”
“是!”
卷毛看着台上负手而立的少年国王,心中百感交集。
“卷毛,王不是你一个人的,他是全部子民的。我不管你们之前怎么样,至少现在、以后,王都不属于你。总之你好自为之吧。”来前线的前一天晚上,伊莉雅对自己甩下这番话就没影了。
就因为她这些话,困扰了自己好几天。
难道最近秀恩爱太明显了才惹得她生疑?可是凭心而论,他根本就没怎么在别人面前秀过恩爱吧?难道她有上帝视觉?
好吧,回到正题,伊莉雅根本就不希望自己的王是个gay,所以她反感自己才跑来警告自己。
不过……管她呢!
“你看看,我们的王是多么优秀,有那么多人崇拜他。”伊莉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卷毛身边,卷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他很优秀,可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难道你不明白?恕我直言,我认为你配不上国王,而且你们性别相同怎么谈恋爱。是,或许你不在意这种问题,可如果国王和你在一起,你让黑龙帝国的子民们怎么想。你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让国王受到别人的非议。”
“而且,国王并没有向你表示什么吧?你不要自己一厢情愿地以为国王对你有意思。”
如果说,前面那些话卷毛不怎么会在意,可她最后那句话,无疑是致命一击。
仔细想想,以往都是自己主动,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认真回应过自己,就算真的到了最暧昧的时候,他也总会装傻糊弄过去。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
……
“我……明白了……”卷毛闭上眼低叹了一声。
伊莉雅看了一眼,见他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虽然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他,可她身为国王黑的骑士,就有义务为国王清除一切不利于他的障碍。
再说了,少他一个也不会怎样,比他更在乎国王的比比皆是。
这样一想,她底气也足了。
“既然你明白了,那样最好不过了。”伊莉雅说完又隐回暗处。
“人在国在!人在家在!”
战士们的宣言惊醒了走神的卷毛,他环视周围,忽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她说的是对的,那么多人崇拜他,又不缺自己一个。看来自己真的该走了……
“什么!你要走?!你去哪儿?!”
国王黑看着突然提出要走的卷毛皱紧了眉头。
“总之我要离开,你拦我也没用。”
“呵呵呵……谁拦你了,你要走就走啊!”
卷毛心酸地想,为什么你不挽留我,难道我在你心里真的没那么重要吗?
“你……你真的不挽留我一下?”
“说要走的是你,想留下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卷毛被他不耐烦的语气伤到了,原来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要走就快点走,在我这儿发什么神经。”国王黑也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气着了。
“……小黑……”
“既然要走就赶紧滚蛋,磨磨唧唧想干什么!”国王黑背对着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我走了。”
真要走的时候卷毛又软下心来。
“滚!”
卷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样毫不留情地对自己说这个字。
再热的心也冷下来了……
他看了国王黑最后一眼,迅速离开了。
一直等到卷毛走的没影的时候,国王黑也没回头。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