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乐

国王黑与骑士卷6.0

本章严重ooc

每章换标题系列

与真人完全无关

回到基地内奸的事还没解决,王子黑就接到了王城传来的消息:国王失踪了!
王子黑匆忙赶回皇宫,皇宫没了国王,隐隐有生乱的迹象。
王子黑以雷霆之力镇压了几个不听话的人,宫廷内暂时平静下来。
夜色凄凉,王子黑靠坐在椅子上,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父王究竟跑哪去了?他是生是死?这一切都是未知数。现在皇宫只是暂时的平静,没了国王,迟早要乱套。这意味着自己将要承担这一切,可是他还没做好准备,哪里知道会这么突然。
自己肯定当不了一个好国王……不过,他绝对不会被压力打败!
几天过去了,国王仍然没有找到,黑龙帝国的一切事物都暂时由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处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王子,请尽快登基。”大臣a沉重的说。
王子黑微仰起头,缓缓闭上眼,一声轻叹从口中逸出。
几日后,新王登基的事传遍了黑龙帝国。子民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毕竟王子黑之前很得民心,倒也没什么骚乱。
按照传统,登基之后需要在王城巡视一圈,让子民们认识新国王。
国王出行,子民们站在路旁夹道欢迎。他们高举着黑龙帝国的旗帜呐喊欢呼,场面空前热闹。而卷毛也在人群之中。
一辆豪华的马车慢悠悠地走在宽阔的街道上,马车两旁是国王的骑士团。他们骑在白色的骏马上,身着暗红色的骑士制服。咋眼一看,那是清一色的面瘫。
而卷毛的视线只容得下马车内端坐着的黑龙帝国新任国王——纯黑。
只见他头戴黑水晶皇冠,身着一席黑色高领修身长袍,长袍的肩头绣有一条威严的黑龙,显得他原本柔和的面容多了几分凌厉。他披着一条黑色天鹅绒的斗篷,斗篷由一枚黑色宝石胸针固定着,看起来华丽又优雅。
看着近乎于陌生的国王黑,卷毛心中涌现出难以言喻的感觉。
现在自己脚下的土地是他的领土,不管以后在哪儿,踏足的地方都属于他。
这感觉真好。
而他,也需要顺从自己的心意,做点什么了。
几个月后,是每三年一次的皇家骑士选举日。骑士的重要性就不必多说了吧。
国王黑这几个月忙的是晕头转向,骑士选举什么的,他只需要等最后结果亲自授予骑士勋章就可以了。
甄选的最后一天,从全国各地经历层层筛选最后只留下的最后十人成为新骑士。
国王黑坐在大殿的王座之上,他身着银色双排扣的华丽长袍,长袍上绣着繁复的图腾,威严的黑龙环绕着他的衣襟,十分具有层次感。
大殿上单膝跪着十名新骑士,他们谦卑地低垂着头颅,等待着国王的授权。
国王黑起身,缓步走向高台,仪式也正式开始。
第一个骑士是个短发女孩,她是国王黑的狂热追随者,经历重重考验才成为骑士。而她,并不是骑士团里唯一的女骑士,像她这样的人有很多。
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走向国王黑,面对着他单膝跪下。
国王黑伸出白皙优雅的手,他手指上的黑水晶钻戒闪烁着暗淡低调的光辉。。
“伊莉雅誓死效忠陛下!”宣誓之后,她虔诚地亲吻着国王黑手指上戴着的黑水晶钻戒。
一个侍女端着精致的托盘缓步走向国王黑,国王黑拿起托盘里蔷薇形状的骑士勋章交由伊莉雅。
伊莉雅佩戴好骑士勋章后,单手握拳轻轻锤击心脏仪式才算结束。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国王黑发现很多骑士都是熟面孔,他们都是在自己独狼之行和三年的历练之行中认识的。
其中印象较深的是副官甲、乙,和一个自称球迷的人。最后一个骑士……额……怎么看怎么眼熟。
国王黑看着那个人高马大一头卷发的骑士单膝跪在自己面前,顿时懵逼了。
他怎么在这儿?!
“卷毛誓死效忠陛下。”
真是他?!国王黑浑浑噩噩地伸出手,脑中顿时像是纠缠在一起的毛团,乱的不可思议。
然而,混乱的思绪忽然被手背湿润的吻给捋直了,国王黑低头一看,这家伙不好好吻戒指,竟然直接吻在自己的手背上。
国王黑略带慌乱地低声提醒他吻错了,哪知卷毛一脸坏笑地轻问:“那我应该吻哪里?”
国王黑噎住了,这才明白他是故意的。
这混蛋这混蛋这混蛋!
国王黑气的双颊泛红,但脸上依然保持着面瘫。他把骑士勋章递到卷毛手中,卷毛小心翼翼地把勋章佩戴在胸前。
他抬头凝视着国王黑,单手握拳,重重地锤击右胸,用低沉的具有磁性的嗓音说道:“我会不惜一切地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的王。”
国王黑被他火辣辣的视线与宣誓扰乱了心中的一潭黑水,他听见自己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骑士。”
当他意识到这是自己亲口说出的话时,简直想抽自己一巴掌,这种毫无理智的话竟然是自己说的?为什么突然之间说这种话!纯黑,你竟然轻易就被他给蛊惑了,以后你干脆不要叫纯黑,直接叫蠢黑算了!
不过话已经说出了口,收也收不回了……
国王黑捏了捏眉心,轻叹一声。
授封仪式结束了,骑士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他们将要去进行更加严格的训练,以便将来更好地保护国王黑。
伊莉雅跟随着众人一起走出大殿,她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眼国王黑和新任贴身骑士卷毛,忽然觉得有些怪异。
为什么国王能容许那个叫做卷毛的骑士轻薄他?那个卷毛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国王?她离得近可是什么都看见了也听见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
不不不,不可能,伟大的国王怎么可能是gay呢,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没错,肯定是想多了!
伊莉雅心中暗自嘲笑自己脑洞太大,于是加快脚步追上另外两个女骑士。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国王黑浸泡在浴池里享受着温泉的洗礼,顿时觉得自己复活了。他靠坐在浴池内的台阶上,手里端着一杯散发着芬芳的红酒慢悠悠地品尝着。
“我自认为对你不是很客气,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土皇帝不当跑来做我的骑士?”他漫不经心地问旁边矗立着的卷毛。
卷毛见周围没人,干脆一屁股坐在地砖上。他盘起腿撑着下巴,懒洋洋地说:“如果我说我想每天见到你,听到你的声音,想保护你,你会相信吗?”
国王黑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种话。他不是一直很隐忍很怂的吗?
“我、我才不相信呢!”他嘴上虽然否决,可心脏还是因为他这句话而乱了节拍。
卷毛低笑,“骗你的,其实我只是觉得骑士制服很帅,所以就来应征骑士咯。”
这理由听起来很扯,但国王黑还是选择相信。因为,他不愿意让自己心脏再次不听使唤。
“你都泡了半个小时了,再泡下去皮都要皱了。”卷毛像个老妈子一样催促他。
国王黑伸出手一看,果然皮肤已经变皱了。
“你转过身去。”
“干嘛?”
“混蛋,我要穿衣服!”
“哎呀,反正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混蛋!快转身!”
“身为骑士就有义务服侍主人穿衣,我来帮你穿怎么样?”卷毛窃笑。
“你到底转不转!”
“行行行,不逗你了,你赶紧出来吧。”卷毛转过身去。
国王黑一边警惕着他一边利落地穿上浴袍,他见卷毛的衣服都被浴室里的雾气给打湿了,撇撇嘴说:“行了,鉴于你表现良好,我赐你泡一次温泉。”
“算了吧,我还要贴身保护你呢,万一我泡温泉的时候来了刺客怎么办?”卷毛脑洞略大,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行了,让你泡你就泡,我呆在这里总行了吧。”国王黑很随便地坐在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上。
卷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盔甲给脱下来了。他迅速脱掉上衣,让国王黑措不及防地看清了他的身材。
“你竟然有腹肌!”为什么我没有!太不公平了!
卷毛瞄了一眼国王黑略显单薄的身材,“没事儿,你多笑笑就可以笑出腹肌了。”
国王黑打量着卷毛,越看越嫉妒!
什么人嘛!长的那么高就算了,皮肤竟然还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古铜色!哪像自己,怎么晒也晒不黑,白的像个女孩子!最最讨厌的是他竟然还有结实的肱二头肌和八块腹肌!在他的印象中,有肌肉的人都是兄贵,可这个家伙为什么连肌肉都那么流畅好看!
卷毛看国王黑越来越不爽的眼神,不由得笑了起来:“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呐。”
“羡慕你个白痴!”
“喔,我要脱裤子咯,你还想继续观赏吗?”
卷毛看着国王黑的脸已经隐隐有烧起来的样子,挑眉笑道:“我知道你不敢看,就不勉强你了。”
“谁、谁不敢看了!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国王黑傲娇地瞪着他:“就怕你不敢脱。”
“哈哈哈,你确定你要看?”卷毛的手缓缓解开皮带扣,把裤子往下拉了一点,露出结实平坦的小腹。
“你你你……有种你就脱!我会怕你?我会怕你?!”国王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强势一点,但红透的脸出卖了他。
卷毛看见他虚张声势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他脸上的红潮已经蔓延到耳朵,看起来粉嫩嫩的,可口极了。好想把他按到墙上亲吻他的嘴唇,吸允他的舌尖,咬他的耳朵,想舔他的锁骨,想抚摸他全身上下,更想把他压倒在身下狠狠地……呃……
糟了,竟然被幻想挑起了反应,这种时候也太尴尬了吧。
卷毛暗自庆幸裤子厚看不出什么,要是被眼前这位喋喋不休吵着要自己脱裤子的人看到了那可就真的尴尬了。
他不动声色地问:“确定要我脱?”
“哼,你脱呀!”
卷毛叹了口气,故意放慢速度一点一点地往下拉裤子。刚好要死不死地卡在臀胯处,露出性感的胯骨。
“还想看吗?”卷毛笑得勉强。不要吧,再脱裤子就露馅了。
“看!为什么不看!”国王黑向来是敌弱我强,敌强我看看局势再强的人。
“好吧,我认输,你还是别看了。”卷毛转过身迅速脱下裤子,穿着内裤跳进了浴池。
“什么嘛,渣渣!”为什么自己要用这么失望的语气说话?嗯,肯定是因为他太弱了不值得挑战,让我太失望。嗯,没错,就是这样。
等卷毛洗完澡后,国王黑已经靠着墙壁睡着了。
卷毛穿着浴袍,弯下腰俯视着他。
由于国王黑皮肤白皙,他眼底那淡淡的黑眼圈简直无法让人忽视。
卷毛小心翼翼把国王黑打横抱起,无视女仆们异样的眼神直接走进国王的寝房。
他把他轻轻放在柔软的被褥上,细心帮他掖好被角,顺便把他脸上的碎发挽到耳后。
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偷偷地在他额心印上一个轻如飞絮的吻:“晚安,我的国王。”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