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乐

王子黑与平民卷4.0

人物性格ooc,部分剧情选自直播片段

内容欢脱向,每章换标题系列

与真人完全无关

转眼间萝莉黑已经十七岁了,在她生日这天,黑龙国国王特意召回公主黑,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
全国的子民纷纷祝贺公主黑,十七岁了依然那么可爱。
晚宴上,公主黑没有穿上华丽的公主裙,而是穿着一件黑色刺绣的王子制服。
虽然众人对她的穿王子制服感到奇怪,但更让人在意的是她穿上制服后暴露的缺点——没胸!
完全没有一点起伏的痕迹,真是让人想鞠一把伤心泪。
众人还没吐槽完,国王就已经隆重登场了。
然而国王的发言,让众人惊呆了。
没听错吧?真的不是耳朵出问题了?还是幻听了?
公主黑,竟然是男的!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投向站在国王身边的主角。
看看脸,还是那么漂~亮~
等等……仔细看的话,是有点雌雄莫辨。以往只是觉得略显英气的脸现在来看还真像一个俊俏的少年。
幻觉,幻觉……
视线下移,一片平坦。
众人在心里否认,平胸的不止有男人,还有贫乳小萝莉嘛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说法连自己都不信……呜呜呜,为什么可爱的公主黑会变成王子黑?这不科学!
“我知道大家疑惑为什么要隐瞒我儿的真实性别,因为,我儿出生那天,被一个邪恶的女巫诅咒了。”国王沉痛地说。
王子黑侧头,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从小父王就叫他不要暴露性别,但没说原因,他也一直没有问。
“那个女巫说,如果我儿在十七岁之前暴露了真实性别,黑龙国将会有大灾难。”
这理由听起来……好扯淡……
不过无所谓了,性别已经注定,又能怎样呢?
这场宴会无疑给在场的大部分绅士带来巨大的打击,还有少部分绅士表示,性别不重要,就算是王子黑也没问题。
宴会还在继续,而天空之城的创世神卷毛不淡定了。
“她她她!她竟然是他!”卷毛炸毛了。
mr看着他:“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我什么时候知道了!”卷毛慌得的转来转去。
“你敢说你不知道那次的猫是你家小黑。”
“我也是后来看你奇怪的表情才知道的!”
“你不是还变态地摸人家的下体吗?”mr笑得暧昧。
“我只是……”卷毛结巴了。
“我只是……我只是……可是在这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小黑啊,如果知道我怎么可能……”卷毛郁结不已。
“嘿,别装了。上次你不是帮人家抢回了裤子吗?还借着送裤子的机会看人家洗澡。兄弟你真会玩。”mr挤眉弄眼。
卷毛简直要吐血了:“那次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身体,刚瞬移过去就被秒杀。”
“道理我都懂,你要怎么办?”mr懒得跟他扯。
“怎么办?要是我知道怎么办至于这么慌吗?”卷毛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他是男是女重要吗?喜欢一个人不是能接受他的全部吗?”
“啊……是男是女已经不重要了。我郁闷的是我竟然像傻子似的一直以为他是小萝莉。太丢人了。”
“所以你特么根本就不在乎他是男人啊!”mr无语了。
“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卷毛说的理直气壮。
“我服了。”
“但是也只是我一厢情愿。”卷毛苦笑:“他不一定会喜欢男人。”
“这倒是个问题……”mr摸着下巴:“不如你变成女人?或许把他变成真萝莉?”
卷毛摇摇头:“这无关性别,只是他喜不喜欢的问题。”
“好麻烦啊。”mr喃喃自语。
卷毛拍了拍脑袋,决定先不管这些事。
晚宴快结束时,国王又宣布了一件事。大概的意思就是王子黑作为未来的国王,必须要在外面历练三年。所以今天晚上是他在帝都的最后一晚,明早就要离开。
王子黑没什么异议,反正他离家的这几年也是独自一个人。不过这次父王还提了附加条件,让他带领一个团体活下去。
也就是说以后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是要养活一大群人?
想想就头疼,他可是独狼啊!
嘛~无所谓,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他们也不一定愿意跟随我。
“小黑一个人生活惯了,肯定不习惯团体生活。”卷毛开始担心了。然而他担心的并不是王子黑,而是将来他要带领的那群人。
“未来可能有一场腥风血雨。”卷毛预言。
“所以呢?”mr问。
“我要去阻止他。”卷毛义正言辞。
“创世神不能干扰人间秩序。”
“所以我不做创世神了。”卷毛已经下定决心:“身为创世神,拥有无上能力,却只能默默围观别人的生别离死……”
“等等!生别离死是什么玩意儿?我只听过生离死别。”
“闭嘴!反正意思都一样。”卷毛恼羞成怒:“反正我不做创世神了,我决定下界拯救那些可悲的追随者。”
“再顺便去看看你的小黑对吧。”mr补充。
“瞎说什么!”
“大实话。”mr摊手。
……
王子黑刚沐浴完,浑身还氤氲着热气。他踏进寝室,拒绝了女仆的服侍,自己一个人拿着浴巾慢吞吞地擦头发。
擦的半干时,他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你个白痴,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知道我在。”卷毛疑惑地从暗处走出来。
“哼,身上一股白痴的味道,谁闻不出。”某人开启嘲讽模式。
“小黑,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呵,怎么?决定去地狱走一趟?”王子黑冷笑。
卷毛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坦诚一点。”
“我现在就很坦诚。”
由于王子黑身上的浴袍领口敞的太开,导致卷毛轻易地看到他性感的锁骨和半露的白皙胸膛。
“唔……是挺坦诚的。”卷毛意有所指。
可惜王子黑并没有注意卷毛的眼神,他清了清嗓子:“所以你要去哪。”
卷毛强迫自己不要像个色狼一样盯着他春光乍泄的肌肤,他微微侧头:“我不当创世神了。”
“哦?你被炒鱿鱼了。”王子黑低头继续擦头发。
湿漉漉的零碎黑发蜿蜒在他白皙的后颈上,一个是极致的黑,一个是粉嫩的白,两种反差融合在一起,让人移不开视线。
卷毛感觉身体内部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正在等待时机破茧而出。
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干笑着说:“我只是腻了,做创世神实在太无聊了。”
王子黑忽然抬头,吓得卷毛立刻转移视线。
“我也觉得做创世神挺无聊的,反击不了人就算了还不能杀人。给我做我都不要。话说……”王子黑盯着他:“你脸红个什么鬼。”
“我才没有脸红。”卷毛大声反驳。
“吃错药了吧你。”王子黑瞥了他一眼。
卷毛忽然转身捂住鼻子,心里扑腾扑腾地狂跳不止。刚才他那轻飘飘的一瞥,自带勾魂效果。眼波流转中两分好奇,三分不屑,五分野性,活脱脱一只傲娇小猫咪,看的人心里痒痒。
“纯黑。”低沉又带点沙哑的嗓音。
“干嘛。”王子黑擦头发。
“我现在不是创世神了。”
“然后呢。”王子黑继续擦头发
“也就是说……”
沉默了许久,正当王子黑擦干头发想抬头的时候,他受到了攻击。
或者说,是被一堵肉墙逼到墙上。
也可以简称为壁咚。
是的,王子黑被壁咚了……他仰起头,看着一米九的卷毛,默默地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
“所以你不当创世神了就可以鄙视我的身高了?!”尾音上扬,可以听出怒气值。
卷毛默……
他到底是有多迟钝多不把自己当回事?!这么暧昧的姿势他能脑补自己在嘲讽他的身高?!!
“小黑……”卷毛单手撑着墙壁,低头俯视着他。
王子黑语气忿忿,“干嘛。”
卷毛缓缓靠近他的脸,很近很近,近到可以数清楚他有多少根睫毛。
彼此的呼吸相互交融,用臂膀围成的空间里顿时温度上升。
“你还要装多久,你不知道你的脸红出卖了你吗?”卷毛低笑,本就醇厚的声线直接变成低音炮,酥的人骨软筋迷。
“脸红个鬼!那是你靠的太近,我热的!滚蛋吧你!”王子黑试图去推他,不过卷毛身强体壮,没那么容易推动。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事情吗?”卷毛含笑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走开啊。”
“唉……只不过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慌张干嘛。”卷毛直起身体。
“开你妹的玩笑!”王子黑火了。
“我今天只是来告别的,毕竟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世界这么大,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卷毛很诚恳地说。
“真的?”王子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儿,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
卷毛闷笑了一声,还没等王子黑反应过来突然就把他拉进了怀里,一手扣着他的后脑,一手揽着他劲瘦的腰肢,嘴唇寻找到他的,重重吻下去。
火热的嘴唇,灼热的呼吸,滚烫的身体,肆无忌惮的吻。
他的舌近乎粗暴地侵入他的口腔,肆意地吸吮舔舐。舌尖在他口腔四处游走,夺取他最后的呼吸。
吻到他喘不过气来,卷毛才离开他的唇。
“当然是假的。”卷毛微笑着说。
——
虽然很想像脑补的那样对待他,但卷毛真心不敢。
“当然是真的。”报以百分百的真诚笑容。
“你个渣渣。”
“我走了。”再不走估计自己真的要变成狼了。
“你走吧,我也要睡觉了。”王子黑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
“唉……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也不说个再见什么的,我做神太失败了吧。”
“哼,白痴。”王子黑懒得理他,直接躺床上盖被子睡觉去了。
“mr,带我回去吧。”由于卷毛已经不是创世神了,他也不再拥有瞬移能力,只能让mr带他离开。
没一会儿,卷毛就消失了。
王子黑睁开眼,忍不住摸了摸发烫的耳朵,低声咕囔了句:“白痴。”
“你干脆叫怂毛好了,不要怂就是干是谁说的?唧唧歪歪半天就说把他当兄弟,哼,把人家当兄弟还想干他。我真是服了。”mr实在是恨铁不成钢。
“我也想说啊,可是如果一旦说出来连朋友都没的做。”卷毛也很郁闷。
“我懒得理你。”mr无语地拿出一个水晶球:“给你偷窥用的。”
“什么叫偷窥,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卷毛接过水晶球:“就把我送到这儿吧,这里是他的必经之路。”
“我走了,你慢慢当痴汉,被抓住了别说是创世神,省的丢创世神的脸。”
“别啰嗦了,快走吧。”
mr说走就走了,卷毛抬头看了看月亮,“今晚只能凑合着过了。”

ps:脑补能力哪家强,河南开封找卷毛。

评论(1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