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乐

脑洞大文笔渣,一般情况下喜欢的女性角色都吃all。

青衣:序


        自魔教歼灭后已过去一年多,跳跳在魔教卧底十余年,除黑虎崖之外竟发现自己已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没办法,他只好过起了在其余六位剑友家借宿的日子。

        原本他第一选择是去蓝兔的玉蟾宫,毕竟当初他可是见过玉蟾宫没被破坏前的雄伟壮观。
   
        但是蓝兔恰好不在玉蟾宫内,而是被虹猫那小子单独邀去西海林峰看日出了。

        世人都说长虹剑主义薄云天,除去与冰魄的柔情外几乎是一个完美到不像人间的圣人:一心为民,嫉恶如仇……

       可在跳跳看来却并非如此。

       ——不然那小子为何不顾其余剑友只邀请蓝兔去看日出,那小子心里藏的那点小九九别以为他跳跳看不出来!

       于是跳跳只好暂且借住在达达家。

       暂住的这几日,跳跳看见了达达亲手为调皮的欢欢换尿布却被抹了一身排泄物的却还乐不可支的样子,看见了达达夫妇一个弹琴一个吹箫举案齐眉的样子,看见达达温柔凝望达夫人抱着欢欢的样子。

       他不由心想,达达或许更适合做一个隐居的白衣秀士,而不是日日伴随危险的剑客。

         如此说来,谁又愿意日日与血为伴。

        达达比之虹猫蓝兔大奔莎丽,缺少的是一分血性,因为他有妻有子,行事顾虑重重,难免瞻前顾后。
       
         但不能否认,他亦是剑客,他的剑,首先为妻儿,再为剑友,后为天下。

         达达他,虽是隐居,却是个完完全全的红尘中人。
   
        他有自己的私心,若他不是旋风剑剑主,他亦是个俗人。

        跳跳看了几天的秀恩爱,觉得自己再住下去眼睛就要被闪瞎了,于是向达达辞行,悠哉悠哉地一路游玩到了逗逗的六奇阁。

         说起逗逗,就难免想到当初因为一只烤鸡腿,差点让七侠功败垂成。若是没有蓝兔里应外合,只怕七侠早已成为黄土一柸。

        不过还好逗逗阴差阳错地把解药给了蓝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唉……说到底也是他思虑不周,明知逗逗对鸡腿毫无抵抗,竟然还是在鸡腿下药意图把黑小虎迷倒。他当时难不成是智商下线?

        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逗逗这家伙竟然会出手抢鸡腿啊。

         罢罢罢,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懒得再想那么多。

        “逗逗,我来了!”跳跳运起内力传音。

        不过多时,逗逗手拿鸡腿咋咋呼呼地出现在跳跳眼前。

        “咦?跳跳,你不是在达达家借住吗?怎么到我这儿来了?”逗逗一边说一边啃了口鸡腿肉。

         跳跳摆手:“唉……你是不知道达达和达夫人有多腻歪,我这个孤家寡人真不好意思住下去了。”

         逗逗点头:“说的也是,那跳跳可要在我这里多住几日,反正我也是单身狗一只,不怕闪瞎你的眼。”

        跳跳哈哈大笑,一把抱起逗逗:“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跳跳在借住的几日里也没闲着,被逗逗这家伙指使着做了许多杂活。不是帮忙采药就是打扫卫生,逗逗就一天到晚闷在房里研究药性。

        跳跳心道自己是来逍遥的,怎么就莫名其妙地主动送上门帮人干活呢?

        不过他还是等到逗逗把药研究成功后提出辞行,逗逗从怀里拿出一个青瓷瓶:“对了,你顺路帮我把这个送给大奔。”

        “这是什么?”跳跳很是好奇。

         逗逗贼兮兮地笑:“大奔这小子为莎丽求的药。他听说莎丽右臂偶有疼痛,就求我为她制个止痛的药丸。”

        “没想到大奔这小子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跳跳接过:“我可是听说大奔眼巴巴地跑去莎丽那边帮她重建客栈呢。”

        “哈哈,那感情好,你把药转交给大奔,大奔顺理成章地交给莎丽,这小子也是贼精。”

        和逗逗又说了会子闲话,跳跳就启程赶路了。

        等到天色渐黑时,遥遥望见金鞭溪客栈灯火通明,
     
        跳跳气定神闲运起轻功朝那边赶去。

        还没到门口,便听到大奔的大嗓门:“那小子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看我大奔爷爷一棍子打死他!”

        跳跳眉头一挑,干脆在窗口看热闹。

        只见莎丽拉着大奔的袖子:“大奔,不要冲动,那小子只是嘴上占点便宜,你不至于喊打喊杀吧。”

        大奔回头,气冲冲地说:“那小子也不看看占的是谁的便宜!”

         莎丽收回手:“哦?他占的是我的便宜,你气什么?”

        大奔一本正经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不气谁气。”

         莎丽愣了一下,别别扭扭地转过头去:“你说别人占我便宜,我看啊,你占的便宜比别人还多。”

       “这……哈哈哈哈哈……”大奔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摸着后脑勺傻笑。

        跳跳见两人的样子,捂嘴偷笑:“这个大奔。”

       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故意咳了一嗓子。

       “谁?”大奔和莎丽立刻警醒。

       跳跳背着手走进客栈,笑嘻嘻地说:“是我是我。”

      “跳跳,你怎么来了。”大奔莎丽异口同声。

      “我呀,是特地为大奔送药的。”跳跳从怀里掏出青瓷瓶。

      “药?什么药?”莎丽好奇地看着大奔。

      大奔接过药:“我那次看你右臂似乎还有些不灵活,想是旧伤未愈,特地请神医为你调制了药丸。”

         “大奔……”莎丽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心细的一面。

         “这也得感谢神医和跳跳。”大奔把药瓶递给莎丽:“记得吃药,不然难受的还是自己。”

         莎丽握紧了药瓶,点头笑应。

         跳跳在金鞭溪客栈住了几日,发现大奔莎丽这两人性情相当,大奔爱打抱不平,虽说鲁莽一点,但他听莎丽的话。

         莎丽和蓝兔虽是七侠中唯二的女剑客,但她们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角色。

         莎丽在七侠尚未合璧之时可谓是吃尽了苦头,虽前期有些自暴自弃,但她原本就是坚强如松柏的性子。
   
        身为剑客,拿剑的手却被歹人废了,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就凭莎丽从阴影中走出且苦练成左手剑法,跳跳也要佩服她。

         大奔莎丽这俩倒真是般配之极,都是爱憎分明的性格,说是侠肝义胆也不为过了。

         跳跳在住了几日后,还是向他们辞行。

        “怎么不多住几日,我还想跟你切磋一下武功呢。”

        “是啊,多住几日罢。”

        “不了不了,我听说这几日玉蟾宫的青竹酿要出酒了,想赶去尝尝鲜。”他总不至于说看这俩人打情骂俏被闪瞎眼吧。

        “唉……要不是向干娘保证不再喝酒,我倒是也想去尝尝青竹酿的滋味。”大奔转了转眼珠子:“算了,跳跳你就代我去尝鲜吧,以后记得告诉我是啥滋味。”

         “好说好说。”

         “对了,我这儿刚好腌了几坛子下酒菜,你带一坛给蓝兔吧。”莎丽从地窖里拎出一个封的严严实实的小坛子递给跳跳。

        “行,我会亲手送到蓝兔手上的。”跳跳拎着坛子笑道。

         正是春光烂漫时,一路上草长莺飞,争奇斗艳,跳跳到达玉蟾宫的地界时,只见漫山桃花灼灼,玉蟾宫被隐隐掩在桃花林后。

        跳跳掂了掂手上的坛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运起轻功踏上桃花枝头,只见他足尖一点,身姿翩然地顺着枝头一路行到玉蟾宫,然后一个翻身进入玉蟾宫内。


其实这个故事一个多月前就写了,后来太忙就忘发了。本来只想写跳蓝,结果为了营造合理性,干脆把七剑都写一遍。
顺便一说,我是all蓝党,主虹蓝,副跳蓝。跳蓝对我来说更像知己,所以他们的感情是含蓄内敛的,我不会给他们安排结局。总之这个故事略ooc,我只是写了一个脑洞。
下章跳蓝,敬请期待。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