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行乐

脑洞大文笔渣,一般情况下喜欢的女性角色都吃all。

青衣:再续


         跳跳见宫中侍女各司其职,却无蓝兔身影,只需一想便猜到她在何处。

        只见荷塘深处有一小亭,亭子四周挂满了轻薄的青色纱幔,那纱幔随着微风拂起,亭中之人也是若隐若现。

         那人身着淡蓝色的广袖曳地长裙,长发松松挽起,只用一支青翎簪固定。偶有发丝从簪中脱落,随意地垂于胸前。

         只见她不紧不慢地拿着一方帕子轻柔地擦拭琴弦,擦琴的动作十分优雅娴熟,若是不知情的人,定会认为她是一个养在深闺不知世情的大家闺秀。

        然而,他很清楚,她不久前还是一个游走于危险中的绝代剑客。

        忽而,她停住动作:“跳跳?”

        跳跳笑着窜进亭子,悠然与她对坐。

        “还真是你。”蓝兔笑道。

       “你怎知是我?”

       “我原本察觉到有人在暗处看我,但没感觉到什么危险。便想着咱们七剑中轻功不错的人有好几个,但只有你是浑不吝的性子,最有可能做出不请自来的事。”

        “莫非蓝兔不欢迎我?”

         蓝兔为他倒了一杯茶:“我这儿可是为你们每人准备了一间房,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就把竹林那边单独的一间屋子当成家吧。”

        跳跳捏着茶盏的手不经意间顿住,“如此说来,我倒是白得了一间屋子。”

        “对呀,白送你了。不过,你必须负责把那片竹林维护好,上次你和猪无戒那家伙比武差点毁了我的竹林,现在好不容易长起一点。”

       “哈哈,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你可冤枉我了,毁你竹林的是猪无戒,不是我。”

       “话可不能这样说,我相信凭你的功力,定能轻松赢过他。你却非要跑到竹林比轻功,还不拿出实力对战,白白让他毁了我的竹林。”

         “我若是早知道有这一天,定会打赢他。不过……”跳跳摩挲着下巴调笑:“不过那个时候说不定就是我和你拜堂成亲了,我若不是七剑之一,说不定虹猫就要踩我脸泄愤了。”

          “胡说什么呀你,虹猫怎么可能踩你的脸泄愤呢。”

         “蓝兔你是不知道,你假成亲那晚虹猫和猪无戒对战之时可是对着猪无戒的脸狠狠踩了好几下。这不是泄愤是什么。”跳跳偷揶笑道。

         “你还真是没个正经。”蓝兔横了他一眼:“话说你拎着的坛子是什么。”

         “喔,这是莎丽托我送给你的下酒菜。”

         蓝兔挑眉:“正好我这儿刚出了青竹酿,配这个正好。”

        “我可是特意来你这儿喝青竹酿的,不给我喝够我可不走。”

         “少不了你的。”蓝兔拉了一下桌旁系着铜铃的绳子,不一会就有个侍女过来了。

        侍女看到莫名冒出的跳跳惊了一下,却依旧镇定地看着蓝兔:“宫主,有何吩咐。”

       “这是跳跳少侠,今日来找我叙旧。你快去吩咐厨房多做几个好菜,顺便把新出的青竹酿拿过来,我们要在这儿用餐。对了,顺便叫人把竹林那间屋子打扫一下,他以后就长期住那里了。”

       “是!”侍女领命而去。

       “我可没说要长期住你这儿。”

       “怎么?还想浪迹天涯不成?”蓝兔似笑非笑。

       看到她那表情,跳跳败下阵来:“我怕你了,以后就承蒙蓝兔你照拂了。”

       “好说。”蓝兔这才满意。

       不过多时,酒菜都送上来了。蓝兔为跳跳斟了一杯酒:“这青竹酿虽然听着淡雅,但后劲十足,你可别喝多了。”

         跳跳抿了一口,一股竹叶的清香在嘴里蔓延开来,初时淡,后时味道愈渐浓烈,倒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了。

         蓝兔打开莎丽送的坛子,仔细看了看:“我说……跳跳你是不是偷吃了。”

         “嘎……”跳跳夹菜的手僵住:“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觉得呢?”蓝兔给了他一个白眼。

         跳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赶路的时候嘴馋,忍不住就吃了那么一点。怪我,怪我。不过,看在我千里迢迢帮你送过来的份上,就算了吧。反正都是要给我吃掉的,”

         “哼!怕你了。”蓝兔摇摇头,拿出一个小碟子把坛子里腌的菜拨出来一些:“这些是犒劳你的。”

         “蓝兔,就凭咱俩的情分谁跟谁啊,你就舍得让我吃不饱饿肚子么?”跳跳委委屈屈地给蓝兔抛了一个媚眼。

         “你能不能保持一下自己在江湖中“青衣公子”的形象。”蓝兔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若是被别人知道青衣公子为了一顿饭就牺牲色相,恐怕武林中人都不敢相信吧。”

         “哎呀……若是别人知道身为武林第一美人的玉蟾宫宫主蓝兔,也会做出翻白眼这种动作,只怕谁也是不信的。”

         “嗬!佳肴也堵不住你的嘴吗。”蓝兔夹了一筷子菜到跳跳的青瓷碗中。

        “哎,能得蓝兔宫主亲手为我夹菜,我可真是三生有幸。”

        “去去去,油嘴滑舌,饭还吃不吃了。”

        “哈哈哈……”

        酒过三旬,俩人又交流了一下武林中的动态,跳跳目光瞥向荷花塘:“蓝兔,我倒是一直都挺好奇,为何你们宫中的荷花开的这么早。”

        “这荷塘本是个温泉口,上代宫主改建了一下,所以这水四季常温,却也能适合植物生存,于是这处的荷花开的比别处的都早。”

         “好大的手笔,看来你们玉蟾宫还真是家底丰厚啊。”

        “过奖。”

        “哈哈哈……”

        跳跳举杯相敬,蓝兔璨然一笑,二人隔着方桌,赏花喝酒,好不自在。


看到这,我想说已经结局了。
一个月前本来是打算写个几万字,但后来就没时间就没写。
现在都已经不记得一个月前的构思是怎样的,所以这次不打算续写了,怕写了故事就变了。
我觉得停留在这里结局挺好的,因为我不知道要是虹猫来了该怎么写,所以就结局吧。
跳蓝对我来说是知己,所以这种结局也是我想要的。
就酱( •̀∀•́ )

评论(9)

热度(33)